主页>R懂生活 >【医生访医生】生命最后一程自己决定家属应遵循末期病患意愿

【医生访医生】生命最后一程自己决定家属应遵循末期病患意愿

2020-06-12 | 文章出自:
【医生访医生】生命最后一程自己决定家属应遵循末期病患意愿【医生访医生】生命最后一程自己决定家属应遵循末期病患意愿【医生访医生】生命最后一程自己决定家属应遵循末期病患意愿

(香港讯)2016年香港大学的调查发现,逾8成港人期望由自己决定安宁照顾的安排,而非由医生、家人或其他人作主。

香港的在家安宁服务仍未普及,谬误多多。作为家属,如何在家支援末期病患?病人在家离世,是否一定要报警或验尸呢?选择在家临终,谁人签发死亡证?

对于在家安宁,很多市民甚至是医生,都未必很清楚,到底如何才能在临终日子留在家中?有什幺要事前準备?养和医院急症科医生岑健指出,其实在家安宁,是专为病情无法逆转的末期病人而设,例如严重认知障碍、末期癌症,或是单一器官包括心、肺、肾严重衰竭,这些病人不喜欢医院环境,他们可以选择在家临终。

病人可选在家安宁

“在医院门诊部,不时有末期病患者或其家人求助,向医生表明不想进出医院,又极不愿最后日子在医院度过,查询有什幺选择。‘在家安宁服务’提供医生、护士等医护人员上门医疗服务,支援整个家庭,病人在家接受医护人员看诊,不用到医院,可在家人陪伴下走毕生命最后的路。”

她称,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知道在家安宁服务,亦不知道他们有这个选择的权利。很多末期病患的家属,未必懂得照顾病人,例如病人因经常躺床而生褥疮,以致需要带病人见医生。有些病人会说不喜欢医院的环境,亦有些病人觉得来看医生劳师动众。

“在这情况下,家庭医生除了提供治疗外,可建议病人选用‘在家安宁服务’;不过在转介前,要先全面了解病人的病情,现阶段接受的专科治疗,看医生的频密程度,以及病人对自己病情的认识程度。”

“家庭医生还要知道病人的家庭环境,例如家人可以给予多少照顾,是否愿意付出时间去照顾病者等。另外还要考虑病情的发展,例如是否很快会变差,抑或是慢慢变差。家庭医生会选择适合的个案交给专科医生,再由专科医生作最后判断。”

学习面对死亡

家人需懂护理知识

梁万福表示,接受在家安宁照顾,医生会到患者家中,清楚解释病人的病情将如何转变,有什幺症状会出现,当面对死亡时,家人有什幺需要预备,并安排社康护士上门教授基本的护理知识。

“此外,设施的準备亦很重要,家人可考虑为病人购入比较舒适的医院床,协助病人坐高及移动。患有认知障碍症,或神经系统问题的病人,例如中风,后期可能出现吞嚥困难,家人要学懂抽痰。”

“因应个别情况,有些患者会需要氧气机、抽痰机协助,令他舒适一点。此外,有时病人深夜在家中离世,可能要翌日早上才能移动遗体。因此家人亦需学会如何清洁遗体、调校适当室温,好让病人有尊严地离开。”

在家过世 不用验尸

他说,家人一般最关心的问题是,病人在家离世是否合法?香港有9成人都在医院过世,令很多人以为一定要在医院过身才属合法。病人在家中离世,就以为一定要报警处理,再将遗体送往剖验,其实都属谬误。

“就香港法例,注册医生在病人离世前14日内见过病人,并在离世后24小时内上门证实不属于‘非自然死亡’,注册医生是可以在死者家中签发死因医学证明书,再由死者家属拿着前往死亡登记处办理死亡登记,继而安排殡仪服务移动遗体。”

他解释,根据香港法例,任何人死亡之后,遗体必须于48小时内移送到一个合法存放的地方,即是任何的殓房、殡仪馆。所以在病人未过身之前,建议家人预先向殡仪公司查询有关安排,做足準备。

“至于很多人担心病人在家中过世,居住单位会变成凶宅。其实凶宅主要针对死于非命,即是他杀或自杀的个案。我们处理大部分的个案都是八九十岁以上的长者,能够在家中自然死亡,对中国人来说都是好事,不会构成凶宅的因素。”

大小便困难要扶抱

临终者需高度照顾

选择带亲人回家陪伴走最后一段路,不止要安排合适的住家环境,家人的心理準备亦很重要。老人科医生梁万福认为,“医生的角色是将药物治疗、病情进展向家属解释,预先解说面对的各种可能,让家人有心理预备。但死亡是独特的,每一个人的死前状况都不同,亦无法预测。”

病人在临终阶段,绝大部分时间都需要高度照顾,因此家人要投入大量时间。他举例,例如病人起不到身,有时会气喘,大小便有困难等,好多时要扶抱及帮忙处理不同情况。根据我们曾处理的个案经验,最好有三个家人可以在那段时间全心照顾,当然有经济能力的家庭可以聘请私家护士或护理员。

事先签预设医疗指示

决定在家安宁照顾前,患者跟家人的沟通是非常重要。“当病人神志清醒、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时,最好先行签署预设医疗指示,以免其后病情恶化时家人不知道如何处理。透过预设医疗指示,医生可以跟病人及家属一起就患者对维持生命的治疗,包括使用心外压、呼吸机、插胃喉、强心药物达成共识。”签署过程需要大部分家人的参与,令家人尊重及安心于患者的选择。

然而,部分个案选择了在家安宁服务后,中途可能改变意愿。梁万福表示,“严重气喘是一个很难在家解决的问题。始终家中支援有限,若病人受严重困扰,还是有需要住院的。还有一些个案会大量出血,家人可能觉得在家中难以处理。”因此即使病人选择了在家安宁,医生还会继续观察,判断病人是否仍适合留在家中,以免在临终过程受到很大的痛苦。

病情无法逆转

医生:建议在家安宁

老人科医生梁万福指出,当收到家庭医生转介,专科医生需要详细评估,了解患者、家人的意愿,以及其疾病是否无可逆转。

“所谓‘无可逆转’,在医学上要确诊为末期病患者,最普遍是末期癌症,晚期认知障碍症,末期的心衰竭、呼吸衰竭和肾衰竭等。针对末期病患的治疗,效果有限,而治疗亦有可能只会为病人带来不适、不便。即使继续治疗,病情仍会恶化。”

在家安宁 需续看医生

他提到,根据过往经验,大多数选择在家安宁的末期病患个案,都曾数次入院而病情无法逆转,最终病人或家人都会选择停止接受介入式治疗,避免病人受无谓的痛苦。

“当药物和手术治疗都无法将病人医好,而病人必然要面对死亡的时候,医生才会建议病人考虑在家安宁照顾。相反,如果病症仍有机会透过药物或手术治疗改善病情,医生都会建议病人继续接受治疗。”

病人选择在家安宁,是否代表不用再看医生?他强调,当然不是。在家安宁只是不再接受介入式治疗,但仍需医护人士监察病情。事实上,末期病患选择在家安宁,除非是突然死亡,否则大部分病人的病情都在走下坡,愈来愈辛苦。

“病人可能不太清醒、呼吸有困难,需要医生定期监察,提供止痛或其他药物纾缓不适。因此在最后阶段,医护人员上门看诊的次数亦会较频密。一般情况下,医生会每两星期一次上门为病人诊症,在最后阶段,医生每两三日要看病人一次。除了有实际需要,医生上门亦可以令家人安心,知道这条路是有人支援的。”

“此外,按照香港《死因裁判官条例》,如果有人在家自然离世,必须在离世前十四日内曾接受注册医生诊断,证明该人已被诊断患有末期疾病,否则尸体有可能需要接受剖验,所以选择在家安宁,也要继续看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