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R懂生活 >作弊、贿赂、丑闻:古希腊人怎幺搞奥运

作弊、贿赂、丑闻:古希腊人怎幺搞奥运

2020-06-17 | 文章出自:

作弊、贿赂、丑闻:古希腊人怎幺搞奥运 

  奥运挑战人类体能极限,人类挑战使用禁药极限──这可不是现代才发生的事情。每当发现选手及裁判舞弊,都会有人哀叹古希腊运动精神不存。雪梨大学上古史学者茱莉亚‧金德(Julia Kindt)则认为,这些人恐怕对古希腊文化有些误解。

  打从一开始,奥运就充满了丑闻。拿厄利斯的迪蒙尼可(Damonikos of Elis)做例子好了,一个年轻运动员的爸爸为了让儿子赢得摔角,拿钱贿赂另一个选手的爸爸叫他儿子放水,结果两个心怀不轨的爸爸双双被发现而且罚款。

  再看看雅典的卡利波斯(Athenian Kallipos),他买通对手以确保自己拿下五项全能冠军。同样也是东窗事发,涉案者都被罚款。

  但是雅典人不愿意付罚金,甚至不惜抵制奥运。为了让雅典人听话,不得不出动德尔菲神谕(Delphic Oracle),德尔菲下令不再传达神谕,除非雅典人听话付钱。

  金德教授说,这些案例显示的是古希腊人极端争强好胜的文化。在一个普遍不相信来世或天堂的世界里,有什幺东西能比此生制霸希腊体育场的荣耀更重要?

  自公元前776年以来,希腊人每四年喜迎一次奥运。比赛种类多多,举凡竞走、拳击、马术都在其中。奥运本身就是个大拜拜,甚至包含了音乐吹奏与诗歌朗诵竞赛,喔,别忘了还有男子选美喔。

作弊、贿赂、丑闻:古希腊人怎幺搞奥运

  虽然名叫奥运,但事实上古希腊人的运动赛事不是在哪个真的叫做奥林匹亚的城市举办的,而是在伯罗奔尼撒半岛西部的奥林匹克宙斯圣域。协助组织赛事的是前面提到有人作弊的厄利斯城,这个城市不仅规划赛程,也负责出裁判。

  奥运的存在是希腊信仰的一部分,展现了众神的威能与人类的崇敬。不过儘管事涉神明,还是阻止不了有人舞弊。现代世界里,国家的代表才能参加奥运;而在古希腊时代,凡是「希腊自由人,男性」都能参赛。不过有时候某些城市或因为作弊太严重而不能参赛,所以历史上才会留下维奥蒂亚男性谎报自己是斯巴达人的记录。

  女性在奥运期间是不可以造访圣域的,更别提下场比赛了。但是她们有自己的比赛,叫做Heraia,崇敬女神赫拉(Hera)。有次一个运动员的母亲偷偷假扮成男性教练跑进去看奥运,结果因为儿子赢了太开心而暴露身分。

作弊、贿赂、丑闻:古希腊人怎幺搞奥运 

  另外一个不大不小的古代奥运问题是,裁判好像不太在乎利益迴避的问题。譬如马术比赛规定获胜的荣誉归于马主,而马的饲主刚刚好就是裁判,这样的情形也发生过。后来厄利斯人终于想通了其中蹊跷,才禁止「马主兼裁判」。

  奥运发生舞弊,作弊的人必须缴出严重的罚金,用来製作更多宙斯的雕像,在圣域摆成一排。以后经过的人都会想起来:「噢这就是某某城市的某某在哪一年作弊所以捐献的雕像嘛!」

作弊、贿赂、丑闻:古希腊人怎幺搞奥运

  到底为什幺大家还是要作弊?得到冠军有什幺好处?嗯,首先冠军在公共舆论中的殊荣是亚军季军比不上的。此外,冠军还可以在德尔菲获颁橄榄头冠,以及新鲜的芹菜。

  听起来不甚吸引人?更丰厚的奖励来自运动员的出身城市,主要是大笔现金、食物吃到饱、各种公开表扬等等。有些冠军还有幸获得个人量身订做的等身大雕像,树立在奥林匹克圣域或家乡,甚至两处都放。

  罗马皇帝尼禄也曾经参加奥运战车项目,不过他显然用政治力作弊了──他移动了比赛年份。为了贿赂评审同意改变比赛日程,尼禄发给他们很多金钱,以及超级好用的罗马公民权。除此之外,尼禄根本没有完成赛事,因为他求好心切从车上摔下来了。可是评审却还是颁了冠军给他。后来这段黑历史,就很乾脆的被从古希腊奥运中移除了。

  这些种种事蹟,与其说是古希腊的运动比赛也很腐败,不如说任何大型竞争都会带出人们最坏跟最好的一面。而阻止堕落的力量也始终存在。野心与抱负本身是个双面刃,它揭发了人性蕴藏的善良与丑恶,古今皆然。

参考报导:

Conversation

图片出处: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