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W嘉生活 >即将来临的中美分裂(完)美国已黔驴技穷努里埃尔·鲁比尼

即将来临的中美分裂(完)美国已黔驴技穷努里埃尔·鲁比尼

2020-06-22 | 文章出自:

即将来临的中美分裂(完)美国已黔驴技穷努里埃尔·鲁比尼

中美双方似乎都认为对方会先“采取行动”。


例如,美国认为,美国对中国的出口(1300亿美元,5395亿令吉)只是中国对美国出口(5600亿美元,2.32兆令吉)的一小部分。

面对更大的逆差,中国在贸易战上的经济损失将会更大。因此,在关税问题上,美国似乎具备更大的优势。

然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场冲突不仅仅是关税问题,中国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进行报复。

除了实施新的非关税壁垒,还可通过打击依赖中国供应链和消费者市场的美国大型企业,并同时让人民币贬值。

如果紧张局势升级过度,中国甚至可能诉诸于采取“核武器级别”的措施——抛售其持有的大量美国国债;实际上,中国已经开始减持此类美国资产。


低估贸易战代价

此外,美国领导人可能低估了这场冲突的代价。

根据主流说法,目前征收的关税对美国经济增长和通胀的影响不大。

但最新的经济数据显示情况并非如此,因为美国和全球经济正在放缓。

事实上,美联储已经开始考虑先发制人地削减保险费率(很可能从7月开始)的一个原因可能是——担心关税对美国经济造成的损害将超出最初预期。

美宽松手段有限

更糟糕的是,美国没有中国那样多的工具来应对宏观经济的冲击。

除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和货币贬值之外,中国政府还可以自主地扶持私营企业和公共企业。

相比之下,美国必须依赖传统的货币和财政工具,所有这些工具都已受到严重制约。

当特朗普不得不面临连任的问题时,习已经取消了最高领导人的任期限制,他的权力几乎不会受到限制,并同时领导着一个庞大的社会控制机构,包括网络审查的防火墙。

从政治上讲,中国更容易从长远的角度看待问题,这就是习通过宣布“新长征”所做的事情——指的是上世纪30年代中国人民解放军(PLA)长期且痛苦地撤退到陕西省的一个新据点。

1949年,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该据点发迹并接管了整个中国。

通过披上中国国旗,在国内鼓动民族主义情绪,习正在为中国社会的长期斗争做准备。

如果冷战全面爆发,他将能够提醒中国人,今天所遭受的苦难是为了明天的荣耀。

事实上,习也许真的希望爆发一场全面的经济战争,以破坏特朗普连任的机会。

一个新的民主党总统——即使是一个将面对更有争议的中美竞争现实的人——几乎肯定还是能成为对中国而言更有建设性、更诚实的中间人。

按照外交政策机构的说法,习可能会将事实上的冲突升级视为促使美国政权更迭的最快途径。

冷战恐变热战

此外,习近平并不是一个绝对意义上的统治者。尽管控制着绝大多数实施权力的手段,但如果他不对美国采取足够强硬的回应,中国共产党内部仍有一些派系可能会借此攻击他。

他不可能接受一个使他——或中国——失去面子或权力的交易。

如果美国的中长期目标是遏制中国(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清楚地表明这一点),习短期内不会同意任何推进这一议程的举措。

从大局来看,比起让美国赢得未来两年时间的战术优势,现在爆发全面冲突也许是更好的时机。

危险之处在于,特朗普也倾向于部分或全面的贸易和技术战争,而不是软弱无力的协议。

如果特朗普做出任何明显的让步,民主党和右翼人士都会指责他安抚中国,而背叛美国的蓝领阶层。即使他不能达成一个有利的协议,至少他可以说他的立场仍然强硬。

鹰派占上风

在特朗普的亲信中,有一些是关注国家安全的鹰派——其中一些是现代的奇爱博士(Dr.Strangeloves)——他们认为中国非常脆弱,经济冲击可能会引发其政治崩溃,甚至政权更迭。

这是一个危险的游戏,因为它可能导致把冷战变成热战的行动。

在特朗普的身边出现这样的极端声音就表明了美国政府的意图是不惜一切代价遏制中国。

更糟糕的是,由于“房间里的大人”早已离开,这些鹰派已经占了上风。

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和副总统迈克彭斯似乎都是中国鹰派。此外,在贸易和经济顾问方面,情况也没好转。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白宫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贸易和制造业政策主管纳瓦罗,已经把财政部长努钦等温和派排除在外。

峰会释放的信号

那还能留给我们什幺呢?如果习和特朗普都认为第三种情况对自身更有利,那幺双方都不会愿意在交易中妥协。这使得第二个场景——一场全面的贸易和技术战争——成为最有可能产生的结果,因为管控的冲突升级在本质上是不稳定的。

就目前情况来看,最终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很低(我的同事和我估计只有25%)。不过,我们将在本月晚些时候的G20峰会后了解更多情况。

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未能就华为达成休战协议或临时协议,美国可能会对剩下的3000亿美元(1.25兆令吉)中国出口产品征收10%的关税。

之后,我们将处于第三个场景的初始阶段。

另一方面,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举行友好会晤,同意达成休战协议,美国很可能会暂停征收新的关税,而我们将处于第一种情况的早期阶段。这将增加双方达成协议的可能性。

但第三种情况——当前对抗的急剧升级——实际上更有可能发生,并将使双方最终陷入全面冲突。

谁也说不准这场冲突将于何处结束,但在我看来,一场不断升级的贸易和技术战争,比最终达成协议达成更有可能发生。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