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W嘉生活 >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2020-07-24 | 文章出自:
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剧中经历核爆的男女主人公,搬去另一城市,但生活得不开心,回到自己的城市才真正重拾快乐。图为演员赵伊祎(左)与施卓然(右)。(受访者提供)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甄拔涛(Ted Kim摄)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核爆后的快乐生活》7月将于观众见面,演员赵伊祎(前)与施卓然在排练中。(受访者提供)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甄拔涛魔幻写实剧作  核爆家园 重拾快乐

核爆后还可以快乐生活吗?2019年「大馆剧场季」,甄拔涛带来《核爆后的快乐生活》粤语版,延续其扬威柏林戏剧节的得奖作《未来简史》的魔幻写实手法,透过剧场表演、录影片段、装置,带观众亲历核爆后的世界。

甄拔涛凭着英国留学修读编剧的学成之作、英文剧本《未来简史》,获柏林戏剧节剧本市集奖,成为首位获得此奖的华人编剧。他的新作《核爆后的快乐生活》讲述两个来自核爆地区的人的故事。女性角色在戏中回忆核爆带来的灾难及核爆后的生活,男性口不能言。二人本已逃出变成死城的家乡,却因无法适应新生活,再回老家。这一次他们感受的只有自由与美好。

剧本甄拔涛用英文写成,2018年在德国慕尼黑首演。「德国慕尼黑的Residenztheater找了5个编剧,分别来自德国、加拿大、乌拉圭、尼日利亚,还有我。每个洲找一个人,每人写一个大概一个钟的剧本。」委约创作起初有多种形式,「5个人合写也可以,或者每个人写1个。最后我们决定自己写自己的」。虽然是英文创作,但题材的选择上,甄拔涛希望德国和香港观众都会关注。他想到关于核电的使用,普遍来说是全世界都关心的一件事,相关主题由此拟定。

他的剧本中并没有明确点出「核爆」,也没讲明发生地点。在希望给民众营造快乐生活的德国,创作关于核电事故的作品,甄拔涛坦言德国对待这一题材很谨慎。他认为,虽然德国将全面废核,能源主要依靠例如天然气的可再生能源,但不代表他们能独善其身。「我们知道很多核电厂事故,切尔诺贝尔、福岛,做research时,我发现其实有很多小的事故,都造成死伤,影响範围也是比较广的,比如受污染土地不可以再使用。病菌和辐射是不会看国界的。他们(德国人)依然关心这件事,因为会影响到人类的未来。」

粤语版加入香港元素影像

英文原版和将在香港上演的粤语版有何不同?甄拔涛表示,《核爆后的快乐生活》在慕尼黑上演时由女导演Mira Stadler执导,「她有她的方法,剧场整体结构、先后次序等,是很『德国剧场』的一种方式。例如,文本顺序写abcd,她会将其变成bcda」。粤语版中,甄拔涛也会调整文本次序,比英文版更多的是,粤语版用到了影像,「影像上有一些香港元素出现」。6月12日,甄拔涛在反《逃犯条例》修订金钟现场,他想到这次的剧场好似也可对应香港现状,但并不会在文本中加入相关元素,而是选择在影像上呈现。

戏中两个角色,女性能言,男性无言,「女性是一个照顾者的角色,她就算经历过很多大灾难,都要撑住。一个人讲话、一个人不讲,我首先觉得很有趣,然后才去找背后的原因。男性是遇见一件事令他讲不出话。20世纪人类最大的灾难,一个是纳粹集中营,第二就是切尔诺贝尔核泄漏。面对这幺大的灾难,我们用言语其实是无法表达的,是不能言传的一件事」。

重返核灾区做自己

剧名中的「快乐」,让人不禁问遭遇核爆之后又怎会快乐?甄拔涛说:「我很喜欢在剧名玩一个contrast。比如《未来简史》,未来就是将来,为什幺会有历史?故事中其实有讲到,男女主人公搬去另一个城市,但生活得并不开心,于是又回到自己的城市。一个核灾区竟然比世界上其他地方更开心。」排练时,主创讨论为什幺二人选择回去?女演员赵伊祎在揣摩角色时说:「做回自己。」至于是否有核辐射的担心,甄拔涛解释:「我写东西是用魔幻写实的手法,有一些事情我不是用写实主义的角度看,戏中是assume他们是没事的。」

甄拔涛创作剧本时参考了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塞维奇的作品,他随即拿出Voices from Chernobyl一书给记者看。从亚历塞维奇的作品中,甄拔涛观察人对于辐射的反应,亲历者的生存状态等。「核爆之后,真的有人再回去居住。我的作品不是讲道理去反核,比较focus是人的生存状态,如果真的发生这件事,人会是怎样的?会有什幺反应?」

《核爆后的快乐生活》日期:7月12至14日地点:大馆赛马会立方票价:$200

查询:bit.ly/2KZfMKR

文:彭月编辑/王翠丽美术/谢伟豪

电邮/culture@mingpao.com